Canada Goose jas canada goose outlet https://www.airbrushhenk.nl airbrushhenk.nl canada goose jas canada goose outlet
01

[設計師的朋友] 時光。手感。霧室

2014/10/21 by Charlie Tsai

霧室成立於 2010 年,由彭禹瑞、黃瑞怡兩位設計師組成。80 後出生的兩人,作品中常見獨特的切入觀點及細膩的情感呈現。兩人藉由不斷的溝通和合作產生許多有趣的火花。設計領域包含表演藝術、書籍裝幀、唱片設計、包裝設計等。代表作品為《第三人》、《顛覆思想的心理大師》、《我的母親手記》等。

如霧的行板

在裝幀設計的過程裡,我們是作者與讀者間的造路人,透過視覺、觸摸所建構的閱讀節奏,在流動的時間中觸發讀者去感受與體驗。以單純清澈的心境,搭配著適切地步伐前行,緩緩進入作者的內在世界裡。

1

在午後的光影中,有一條路,帶著讀者慢慢走進作者的內心世界;走進作者內心世界是一種沉醉的閱讀體驗,而「行板」在音樂術語中翻譯作徐步而行,也就是緩慢的、散步的步調。將閱讀視為一種行走,親自扮演著堆砌道路的匠人,不立碑、不銘刻自己的名子,只要你慢慢地欣賞沿路的風景。他們是霧室,2010 年由彭禹瑞與黃瑞怡兩人成立,於 8/6-10/22 受邀至誠品中友店展出“如霧的行板─裝幀設計展 Andante in the mist ” 。

2
“如霧的行板─裝幀設計展  Andante in the mist ” 展覽紀錄。

這次的展覽中,除了將書籍封面完整呈現外,特別展出了製書從概念到完成中間的過程,與設計中看似平凡卻不為人知的細節,讓在書店的讀者不僅閱讀還能了解及書的可能性。

作者、讀者、設計師三者之間的共鳴

作者和編輯是透過文字創作,作為書籍設計師,如同書的第二個作者,透過視覺語彙將作者的想法呈現給讀者。

 3設計前的草圖,與討論紀錄。

在進入書籍設計前會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閱讀、互相討論,發掘作者在書中想要傳達的重點。也請編輯提供書中最有感觸的部分,慢慢互相揣摩出書本中所要傳達的核心概念後,才會開始思考作品的呈現方式。有趣的是,甚至會想像這本書被作者拿起的時候是不是能夠符合他的形象及文字氣氛。思考於設計的過程反而比設計的執行時間多出很多,看似有趣的嘗試及實驗,其實都是圍繞著概念,把氣氛完整傳達給讀者。

過程,用手親自體驗

有時候作品過程中回饋給我們的東西,再轉化呈現於書中,讓讀者慢慢咀嚼。

4
《柳宗悅-日本民藝之旅》

《柳宗悅-日本民藝之旅》是一本柳宗悅探訪日本全地民藝家的作品,將日本民間手工藝的資料彙整並詳細記錄的過程,當中一段文字這樣寫著:「手與機器的差異在於,手總是與心相連,而機器則是無心的。手工藝之所以能誘發奇蹟,因為它不是單純的手工勞動,其背後有心的控制,通過手來創造物品,這才是賦予物品美之性質的因素。」因為這段文字,兩人決定暫時離開機器,開始體會長時間投入一項工藝的過程。然而一件工藝被工藝家親手製作的過程其實傷眼力也傷手,一字一字的刻出來,連疼痛都必須得親自體驗;不同於藝術家,不宣揚自己名字,甚至將一般書本折口上會簽下設計師名稱的細節給去掉,只是以工匠的身份雕塑出一個讓人使用的物品。最後呈現的畫面,將張揚的設計抽離,留下素雅的文字、日式配色、及紙張觸感,身為這本書的設計者,卻是從中上了一課。

5
《我的母親手記》

《我的母親手記》則是記錄幼時因戰亂而與母親疏離的筆者,在父親逝世後,開始照顧自己失智的母親並著手為母親編綴已經斑駁的記憶,同時自己也重拾對母親的記憶。這對母子間的親情拉扯,霧室形容彷彿繫著一條看不見的線,當她開始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記憶漸漸消失,然後漸漸的認不得你,作者透過書寫再將關於母親的一切慢慢填補起來…,因為這些感觸,則在設計上以繡字的方式呈現。長時間繡字的過程中,意外發現繡字背後都已經打結的線,想起自己過去的家庭中,表面上看似平凡的關係,卻藏著許多外人所看不見的糾結,於是將它印製在書封的背面,正反面都保留成為設計的一部份。

這兩本書都是以手工的方式製作再用攝影呈現,因為過程與體驗,概念更加顯得完整。有時透過製作作品所產生的回饋又帶給兩人新的體驗,甚至提供了每個讀者詮釋書的可能性,與作品間的關係是互相學習也是成長,還有一部份的生活體驗,同樣是透過這次訪談後,更加了解了平常在逛書店時,所不認識的霧室。身為書籍第二個作者,經過細膩的感受及思考讓書本也有了自己的故事,不知不覺這樣的思維塑造了霧室在視覺之外說不上來的特有風格。

失敗了,就把意外當作驚喜

失敗其實就是一個過程和體會,或者有時背後的失敗,反而變成作品裡面很重要的一部分。

回想起霧室的設計,第一個印象就是特別手法,還有具實驗風格的設計過程。霧室在確認概念及方向後,後續就會開始進行設計,有時瑞怡提出的想法並不容易達成,不斷得嘗試,這也是概念與執行間的難題,甚至幾次在截稿前才意外的靈機一動得到出其不意的效果,遇到失敗與不確定性,霧室卻把這樣的意外都視為作品中很重要的一部份。

6《漢字的藝術》製書過程

在《漢字的藝術》中,最初的想法是希望讓漢字可以是有趣,甚至充滿香氣、又有層次的出現在封面,當時想了很多種方式,決定用麵粉以烤餅乾的方式呈現,然而不熟悉烹飪的兩人加上當時擔任小幫手的叔叔嬸嬸,四人在廚房裡忙上忙下,用了各種的器材,依然沒有辦法將會膨發的麵粉乖乖地刻成有筆畫與形狀的漢字。最後嬸嬸靈光一閃建議可以用現成的蔥油餅把字刻出來就不會產生膨發的問題了!這時不但省下發酵和製作時間,更能將細節處理在字的立體及不同的焦色,完整地呈現了最初所要傳達的氣氛。

低潮

使用同樣的方式作事,好像成為一種習慣,甚至開始懷疑自己這樣是對或不對,曾經用過不一樣的方式作設計,依然一直困惑在這樣的想法中。

7訪談中瑞怡提到,一直用相同的方式做事情,漸漸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沒有成長,甚至困惑到底堅持這樣做設計對或不對,即便很喜歡這種做事情的步調和步驟,然而因為越是習慣這些事,反而越是困惑。後來藉由一篇文章,互相鼓勵:對的事情,就要一直的做下去。

那是一篇介紹 Porsche 品牌歷史的文章,內容提到在 1990 年代時一直延續著經典車款設計的 Porsche,經歷競爭激烈的銷售低潮時期和其他品牌相比,設計相對顯得了無新意,一向恪守「造型完美時,性能就會伴隨而至」的創辦理念,且持續以打造賽車的嚴苛標準在開發、調校與製作每一款車型,在當下就像是不斷抄襲自己一樣,而讓原有的愛好者對這樣的經典感到痲痹。然而選擇符合消費者期望設計出另一套車款,度過了景氣寒冬之後, Porsche 依然選擇延續著品牌的傳統。不管方法是不是都一樣,看似沒有成長的設計型態,或者沒有人察覺,也或許有人不認同,但若這件事是好的,就不需要被其他想法所影響,更沒有必要刻意將工作室塑造出甚麼形象,藉由學習,也互相鼓勵著。

因為觀察,所以累積更多可能

我們偶而會去吃好一點點的餐廳,在享受用餐之餘然後會去觀察別人的服務、上菜的節奏、擺盤的方式,菜單的設計等等。雖然並沒有要開餐廳,但這些感受都能成為工作中的想法,上菜節奏的快慢就好比替讀者思考閱讀一本書時的整體感受,好的服務體驗也能用於跟客戶溝通。

 

8從工作室成立至今約 4 年的時間,兩人常常藉由這樣的方式交換想法,即便只是在工作之餘的興趣,透過閱讀文章、閒談、吃飯之間的觀察、甚至是在讀各樣不同類型的客戶所提供的文本中,心思纖細的兩人總是能在日常生活體驗到一些別人沒發現的知識,甚至轉化成工作的能量;有時則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改變了自己的生活方式,說這樣的過程是創意也好,或者個人特性使然,霧室總是把周遭的事當成是一種學習,不斷的成長,因為這樣,比較起剛成立工作室的自己,感覺更有信心也成熟許多。經由這些過程,現在的霧室累積了更多的可能性,談到未來像統整企業視覺的商業案,也很願意嘗試,用自己過去的經驗,可以創造出有脈絡並且恰如其分的設計。

生活與工作間的取捨

設計界的常態可能常工作到 11,12 下班,甚至是早上 4,5 點才回家,但如果現在我們是自己做就可以試著調整這些事情。

 10回想起過去在別人公司上班時,自己頂多被安排 3-5 項工作,但成立工作室後,每天有十幾項工作同時規劃,幾乎是睡覺吃飯時間都在想工作的事情,腦袋簡直要打結,那陣子精神狀況變得很差,思緒也沒辦法清楚。後來兩人決定從生活作息開始改變起,試著 9 點多就睡,5,6 點起床,看似不太可能的生活方式,卻因不再為趕稿而熬夜,反而在早起時讓腦筋清醒,變得更有效率。

有時跟客戶開完會、上班的途中,也可以利用時間出去吃個東西,或是在公園裡晃晃,自己成立工作室後,雖然忙碌也還是得維持規律的工作生活,但只要學習安排好時間,其實還是自由的。

喜歡的書籍設計

禹瑞
9(左)祖父江慎設計的《南極(人) 》(右)祖父江慎設計的《どすこい(仮)》

一開始看著四條書籤線,不知道為什麼,後來一直盯著封面看,才發現封面上的老伯,頭上剛好就只剩下四根頭髮,讓偶然發現到祖父江慎偷藏之設計細節的禹瑞直呼「好可愛」。

同為惡搞書籍的《どすこい(仮)》在蝴蝶頁中的特殊印刷/選紙,讓表面呈現如封面中的胖子大量流汗的感覺,亮亮又黏黏的。

瑞怡

Irma Boom設計的《Chanel: Livre D’artistes》

Irma Boom 替 Chanel 做的《Chanel: Livre D’artistes》,全書皆無印刷,所有的文字圖像都以打凸呈現。

最受不了對方

禹瑞: 一直催稿!

瑞怡: 一直不在時間內交稿!

https://www.facebook.com/mistroom?fref=ts

 

 

About the author

Charlie Tsai

常常搞不懂設計師在幹嘛,結果一看名片發現自己也是設計師的設計師。

作者的其他文章 >>

What Others Are Saying

  1. Pingback: 用設計傳遞兩個家族的故事–東海醫院設計工作室 徐景亭 | PEGA Blah Blah

  2. 徐澎澎 2014/10/23 at 12:46 am

    去書店看見你們的展覽,覺得很感動很美!謝謝你們一直在你們的領域如此努力,讓我們看見不一樣的風景。

    • 霧室 2014/10/30 at 4:01 pm

      謝謝你的鼓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