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ada Goose jas canada goose outlet https://www.airbrushhenk.nl airbrushhenk.nl canada goose jas canada goose outlet
列印

Form follows user,讓使用者也能參與設計的 ID Designer ─ 黃薰立

2013/12/17 by I-Wen Lee

By Iwen Lee

或許你最近已經在報導上、市面上或設計師週時看過她的作品(羅志祥曾代言她設計的手機),又或是在IF. Red Dot. Good Design 這些國際比賽上屢見她得獎蹤跡。低調藏不住她散發的正面能量;成為兩個孩子的媽也沒有阻擋她對設計的投入。她是工業設計師 ─ 黃薰立 / Hsunli Huang (以下簡稱Sherry),為我們分享入行十年的設計經驗與看法。

起始點是課外作業

首先講起最近量產並發售的「ARCHI文件夾」,它起源於胡佑宗老師辦的點心展「五十禮」,為台南作伴手禮的設計,今年九月在台灣設計師週也有展出。即便工作與家庭兩頭燒,Sherry 每年還是會擠出時間參加設計師週;藉由設計師週每年不同的主題,讓在職設計師在工作之餘有自行思考與設計的機會,進而持續工作以外的創作。

朝著量產的目標前進

↑文件夾一開始的sketch與紙的測試草模

“ 既然有參展這樣的機會,就應該把握每次的展出,提出一些不同以往的創新想法。”
最剛開始是將折紙的蓋念帶進文件匣的設計,平面的瓦愣紙板經過卡合就能變立體結構,目的在節省倉儲空間,也讓使用者在組裝時有自行參與的趣味。不過因為刀模過於複雜、紙模使用久了也怕容易毀損,於是在第二年時改成鋁片彎折。鋁片以雷雕切割固然迅速省時,但是是要噴完漆後再焊接?焊完再噴漆?亦或是噴好漆後再組合?在企圖兼顧手工感的精緻度和大量生產的可行性時再度遇到了一些問題,甚至曾嘗試用3D Printing來製作。直到2013年,最後開模量產的文件夾,才終於以模組化的概念完成。

↑ ARCHI文件夾可以經由使用者自行DIY而更融入他們的生活環境

ARCHI的原始概念之一,是可利用街屋模組背後的磁鐵去吸上文件匣或筆筒,或甚至直接吸上冰箱面板固定memo紙,使用者可以自行發揮創意,靈活的去變換組成。其實ARCH就像個「載體」般,有很多可能性,每個人使用起來都有不同的感覺,也可以彩繪讓人自由發揮。像今年設計師週,ARCHI系列即利用不同顏色、不同花紋,展出藍曬圖風格及彩繪街屋等豐富的變化款式,甚至還有紐約款同步在紐約家飾展展出。

量產過程也是種學習

設計師心裡的小小目標是要量產,而展覽時也期盼能受廠商關注。幸運的是她的作品在展覽中收到不少的詢問,最後決定和Bitplay玩點設計共同開發,經過多方討論後,為了量產可行性作了不少修改,但最大的困難點是文件匣模具太大、每一面要跑滑塊,以致於前期投資成本非常高。玩點設計因為堅持對產品質感的要求,所以還是大膽的投資下去了,Sherry希望讀者也可以捧場這費盡心血的設計作品!

成功的契機

對於在參展過程中作品被賞識進而量產,我們也詢問她是否覺得ARCHI是一個成功的案例?她表示:「大部份的設計師會期望在展覽中找到合作契機,可是目前看到最多的情況是願意投資的廠商不多,他們多半希望設計師能自行完成量產品再直接由通路販售,問題是很多設計師缺乏資金或full time投入的時間。今年設計師週開始有與廠商的媒合活動,大家已經漸漸關注到將創意落實到產品的實際問題。」也曾想過藉由募資平台來生產設計作品的Sherry,期望往後設計師與廠商媒合的機會越來越成熟。

隻身到德國學設計

大學時因受到當時東海教授林幸蓉與實習時主管王千睿影響,沒有去過歐洲、也還沒什麼德文基礎的她一畢業就踏上了留學之路,期許自己到德國不只是學技巧,更能在設計思考上多琢磨。而德國的學習也如同教授灌輸她的觀念一樣;雖然要花比較久的時間,但一定值得。

自主但須主動

德國的學生背景都不太一樣,很多學生可能先進入社會後再決定要念工業設計,像Sherry的同學中有木匠、鐵匠,不同領域的同儕可互相學習。台灣傳統的授課方式,教授每學期帶學生產品設計時會有明確的題目。德國教授則是會在公布欄上貼出設計專題(許多都是建教合作),學生要自己決定對哪些案子有興趣,然後主動去找指導教授討論,且必須得靠自身努力來獲取教授的贊同、藉由定期review做出滿意的作品;有時德國教授甚至幾乎是不給建議,對於初到德國的留學生來說,難免會有所疑惑。
“沒有人強制你要修幾門課,你必須主動去尋找自己想學的東西並勇於表達意見”Sherry這樣回憶著,也不諱言這是台灣學生較為欠缺的東西。

↑ 在Volkswagen實習期間與同事出遊的德國生活照(可見同事對於隻身留學的Sherry相當照顧阿)

她也發覺在德國學界與業界的交流很緊密,廠商會提供許多合作的機會,有需求的話即開案,讓學生可直接面對廠商,與設計師面對面討論可行性,在專人指導下學生的作品就不會太天馬行空,一來學到的內容會比較紮實,二來提案也有機會被採用而量產或是成為之後就業的管道。

Made in Germany 就如同品質保證

工業革命時期,英國怕德國會越來越強,於是規定每個國家需註明生產地,讓英國人只選用本國的東西、不要用德國的,沒想到德國自行建立一套優良的工業設計的標準,在工業生產的過程上領先,「德國製造」反而變成個好品牌。
在Sherry眼中,德國人不論各行各業對自己都很有自信、做事也很認真,對自己的專業度引以為傲,所以作出來的東西有很高的品質保證。

德國美國工業設計的差別

刻板印象中覺得美國的設計比較強調重點、會用比較直接的方式吸引到觀看者的注意,歐洲的設計則較內斂,重內涵或哲學思考;德國則是去掉一切浮誇的東西,只留最本質的,但把細節和質感做到最好。與美國為了要賣這產品而讓設計很吸引人,兩者的個性是不同的。(此時大家一致認同德國跟日本的設計思維還蠻像的)

飛機轉機也是工作的轉機

在德國完成學業後,本來原計畫繼續在當地西門子工作,沒想到因為公司突然凍結人事而臨時喊卡,在與Sherry的恩師王千睿總監相談了四個小時,分析各種面向之後,最後決定先回台灣開始在BenQ工作。(有誰會想到之後西門子也被BenQ買下?)

在BenQ工作時,她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是曾得過IF金獎的Scanner 7350CT,特點是利用視覺段差讓整機看起來輕薄,往後翻的腳架可站立,也有掛架可掛於辦公室的隔板上,提供掃描區、操控區與腳座三種不同功能。另外一個當時的暢銷產品則是BenQ-Siemens EF71手機, 熱賣狀況讓公司追加兩種顏色的限量款, 甚至設計造型還被否家廠牌的手機”仿效”。被問到此事,Sherry直說影響還好,換個角度想,若有人要仿冒設計,那某一程度也算是的肯定(苦笑)

 

有限的範圍做突破

2007年, BenQ宣布品牌與代工分家, Sherry進入了以代工為主的佳世達設計中心。Sherry一向期望自己每次提案都能提出有特點且創新的想法,而代工的需求是低調、保險、能以最快速度量產的東西,若RD評估不行就可能不被選中或是被排除,在這矛盾的情形下,她覺得還是要在有限的範圍內嘗試去突破,也樂觀地表示:「有些想法現階段不能用,但之後也許有更適合的客戶,就可以再馬上變化運用;畢竟設計能被量產是最重要的,而不只是做開心的。」在這樣的產業生態下,設計師在提出新想法的同時,range掌握必須更加精準。

讓使用者參與其中的設計

Sherry為自己的設計定調 : “我的設計作品是可以讓使用者去參與的,而不是設計師下了定論,再要求使用者買單認同。依時間地點環境的不同、甚至隨著使用者的當時的喜好與心境不同,對產品的要求都會改變。使用者應該要能自行去調整或改變產品來符合隨時變動的需求。”
德國設計一直都是form follows function,可是現代時代變遷,必須貼近不同人的使用習慣或個人主張,也許可以變成form follows user(例如:使用者會想自行定義手機的界面背景),若讓使用者自己參與、自己決定的一塊,設計師可以告訴使用者基本的預設,提供大的自由度讓使用者去改變調整。

Form follows function, Form follows user

Sherry大大小小的國際獎項紀錄十分驚人,相信Blah的讀者也跟小編一樣好奇是不是有什麼得獎的訣竅?Sherry表示這並不是一個人的功勞,一路走來許多朋友與恩師都給予很大的支持與鼓勵。不過如果問到怎樣的產品較可能得獎? 其實評審的思考角度和老闆或使用者的看法相去不遠。她說:「設計一定要有重點及有用的創意,先思考最想表現的是哪種功能,而這功能必須是有用的,不是為了突出而突出,再跟造型有巧妙地結合,如果又能把材質、使用模式也考慮進去,那就更完善了。」而想法也需要有強大的團隊支持,好的主管會不僅會引導組員深入思考、也會給下屬空間,大家都對發想後想法都有共識,而最終目標就是能設計出form follows function, 甚至form follows user的設計作品。

德國骨子基因

早期有登在designboom上的Love Ring糖心戒指,簡單的切面就是愛心的形狀,其實是為自己婚禮所設計的對戒。
此手工製作的戒指,金屬需要二次澆注、精密地切削打磨,點注的樹脂則需要後加工,雖然灌注模型但是是可被量產的,過程中還是會有不精準的因素存在,價格也因製程繁複而拉高。
曾玩票性質地賣過糖心戒指,有德國骨子基因的Sherry提到:如果要做到心中理想水準的話,機器必須要做些改良及導入創新的製程。就如同許多設計師在創作時會面臨的問題一樣,無法顧此失彼地停下手邊工作去研發機器。前年看到有香港設計師在designboom shop販售,相似的成品讓朋友誤以為已經在賣了,Sherry謙虛地承認別人做的比自己更好,非玩票性質而是有執行出來,同時也很好奇別人是怎麼製作的,表面非常俐落並克服了生產所會面臨的一些問題。像designboom也曾邀請她去紐約參展,但設計師其實常會面臨一些可惜的情形,對自己作品要求高、就差一步沒做出來的情況下,就可能與機會失之交臂。

讓使用者去參與設計的作品

「可以讓使用者去參與」的概念,也體現在Sherry不同領域的設計作品上。

像是Soft Brush喜刷刷,是一個可讓使用者自行剪裁、發揮創意的布刷,依照每個人不同的需求,剪裁布的寬度,捲起來後即可得到適當粗細的刷子;亦可將布折疊,變成大面積的扁刷,長度使用者可依使用者需求而作調整。

就如同珊瑚一樣,Coral LED Light由許多單元體組成球狀,同樣的球狀單元體可組成桌燈、吊燈、立燈,最開始時模組的概念還可讓使用者自行去換置燈的顏色。

而 Lattice Chair 櫺格椅,也運用了模組概念。若將整張凳子各單元拆開,亦可搭配不同椅面或窗櫺單元,組何成新的家具;而椅腳,椅面,窗櫺都是榫接卡合的,換窗櫺單元,除有不同視覺效果之外,還可控制椅腳的間距;若更換椅面,則可從凳子變成躺椅,甚至變成櫃子。Sherry覺得現代人看膩了家具,往往就整組丟棄,但其實骨架都還是堅固無損的。如果只更換部份結構,不但能帶來新氣象新感覺,還能兼顧環保和結省金錢。

設計師欣賞的設計師

令我們好奇的是設計師欣賞的設計師會是誰?Sherry毫不猶豫地回答:Konstantin Grcic Oki Sato (Nendo)

Konstantin Grcic 對自己的設計品有著超高標的要求,椅子會做很多模型去測試,也用很多草模去看折面,怎樣才會承受住力量?哪樣才是最穩的?會去這樣驗證的設計師是令人佩服的;而 Oki Sato 厲害的地方是多產,但作品又能讓人眼睛一亮並且保持一定的水準。此外,能夠把想法深耕成理論的深澤直人和原研哉,也是讓 Sherry 很敬佩的設計師。

讓興趣融入設計生活

Sherry 說她自己平常喜歡看日本的推理小說,自覺推理跟設計還蠻相似的!作者通常會把各種不同行業的人背景加入故事,若設計也像推理一樣,就可以想成:推理出怎樣的使用行為是最好的?使用者在用時是什麼狀況?會發生哪些事情?
推理小說的類型有很多種,有的是社會派,有的是加入魔術、星座、占卜的奇情派,而她最喜歡的是把很多社會現象問題加進去的本格派,例如土屋隆夫的作品就充滿著純粹的詭計。(會喜歡本格派,可能也跟有本格風格的德國設計思維有關係吧? )

小ID也可以改變些什麼?

曾在大葉大學教學推廣部兼課的 Sherry,除了給對設計有興趣的社會人士上課外也有在經營部落格「工業設計敲敲門」,起因居然是想澄清別人的誤解!在部落格經營之初就有人留言詢問:「我報名了工業設計課程,就可以變成工業設計師?」她覺得也許是因為補習班廣告緣故,讓外界以為設計就僅僅是畫圖或建電腦模型,因此才想繼續以寫淺顯易懂的方式寫下去,讓對工業設計有興趣的圈外人也能了解工業設計。
像某縣政府擺放彷氣球小狗作裝置藝術的新聞例子,面對現今環境好似人人都愛談設計的”熱絡”狀況,Sherry 其實抱著蠻正面的看法,她舉例像是台南把老屋改建成新的風貌或是藝術家的素質提升,覺得台灣人有在吸收美學素養也有在朝對的方向走,但可能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讓這土壤更肥沃。

對設計新人說的話

面對科技行為的轉變,身為IT產業的設計師感受也特別強烈。當螢幕越來越趨近窄邊框,外形可以發揮的點、能設計的部分自然也就少了,反而是產品與人的互動越來越重要。所以她建議設計師也可以學學互動設計,多培養一個落實 idea 的工具。曾經看到國外小朋友才藝班是學程式語言,用圖像化的方式來培養小朋友的邏輯思考與簡單的程式語言。如果有興趣的話永遠都不嫌晚,在網路上也可找到許多學習的 open source 與資料。Sherry 也提到,身為設計師要讓設計的故事有深度或是發掘出全新的觀點,不能只靠埋頭苦畫,也要抬頭看看別的領域。好點子常常都是從別的領域融會貫通而來;〝像是太陽能,要怎麼排列太陽能板才能有最大的受光面積?發明家後來是參考向日葵種子的排列方法才將其成功的運用在太陽能板上。若要作出獨特的設計道理也相同,多涉獵別的領域總是能帶來新的體悟,所以她建議多培養其他的興趣,盡量多看看不相干的東西,累積起來的知識都會成為設計時最佳的工具。

Sherry X PEGA BLAH

訪問到了尾聲,我們也帶了 PEGA 摳門先生想問的問題來詢問 Sherry:

Q1: 請你用一個形容詞來形容自己?
A1: 我要說的是「 」,不確定這樣是不是對的,但是滿足一些的可能性。(前面的空格就請讀者自行填寫囉)
我總是「很有信心的說我不確定」,然後做滿足這些不確定性的設計。有些人是因為自己觀察了很多,就可以篤定預測結果,但我沒有辦法得出這樣的結論;我偏向於確定「我不確定」這件事,然後請使用者來幫我決定。「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所以我這樣也算是一種知嘍!(設計師這行業好像就是這樣!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Q2: 你覺得自己最像哪一個超能力英雄?
A2: 覺得自己最像彈力女超人吧!她運用自己的超能力變成降落傘保護小孩,我希望我也能用所學專長讓家人過得更舒適、更開心、生活環境更賞心悅目,還有平時要兼顧家庭和工作,常常也讓我覺得自己有三頭六臂一樣。

Q3: 如果今天可以選擇一種超能力,你會選什麼?然後你最想做什麼?
我最想要的超能力其實是跨越時空、看到未來(賈伯斯應該就是這樣吧?)如果我能看到未來世界能長什麼樣子,不就不用作 scenario 的推想了嗎? 順便也買幾張未來會大漲的股票就更讚啦!

Q4: 請推薦PEGA BLAH一位你覺得一定要認識跟採訪的達人
A4: 這兩個都是很正向的人,第一位是點心展策展人胡佑宗,他總是能看到別人的優點寫出好的事物作介紹;另一位是我的 leader 吳文明,他對設計有很強的想法,很熱情也有崇高的理想,不會因為代工而受限,還是會希望每個案子能做得盡善盡美,若要 cost down 也會想怎樣能做到最好的程度。

[ 採訪後記 ]

其實一開始是想以工業設計的後輩的角度來請教 Sherry 一些看法的(真的不是因為她是總監夫人阿),在聊天之間瞭解了面對挑戰時所必須有的正向態度與思考方法,如何堅持或是不斷的嘗試改變、尋求契機;Sherry 也提到也許每個人都有不同興趣,但可能現在有更重要的事得先完成,我們應該讓那心中的小火花繼續燃燒著,直到時機到了讓它更發光發熱,就像 Sherry 也曾被身旁的貴人指點提攜一般,我深信這份正向的感染力是會隨著本身的信念而傳播出去的。


在寫文章的時候,我仍與 Sherry 保持聯絡,開心的是每次都會得知 ARCHI 文件夾的新進展,截稿前我們還得知文件夾今年底即將會有紐約款在紐約 MOMA 販售,對於設計師來說,可真是莫大鼓勵,希望不只 Sherry,其它的設計師也可以從小的基準點為起點、慢慢走出去,讓更多國際的觀眾看到好的設計。

大公司小ID / blog / 

About the author

I-Wen Lee

用金魚看大海的角度去觀察並體驗世界;喜歡從玩具中啟發靈感,以工業設計為底地進行實驗性高的跨領域設計。

作者的其他文章 >>

What Others Are Saying

  1. Pingback: 用設計傳遞兩個家族的故事–東海醫院設計工作室 徐景亭 | PEGA Blah Blah

  2. Pingback: 童顏童語之【蕉】頭牌【粉】吱吱 | PEGA Blah Blah

  3. Pingback: 聶永真–台灣第一位,更是華人世界最年輕的AGI成員 | PEGA Blah Blah

  4. Pingback: 1、2、3,木頭人 | PEGA Blah Bla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