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ada Goose jas canada goose outlet https://www.airbrushhenk.nl airbrushhenk.nl canada goose jas canada goose outlet
cover

不只有用、還需大用 – 吳東治

2013/09/01 by Horace Kao

吳東治(Jacky Wu),或許是一個在台灣設計界相當熟悉的名字。不論翻開媒體報導或是上網搜尋吳東治三個字,都代表了大多人對他的印象:三年奪下八個國際設計大獎、設計蛋糕刀一舉成名、擅長從生活中尋找靈感等等—這些其實都已經是2010年左右的事了—而媒體鮮少批露的這三年間,他作了甚麼? 想法與思維又有甚麼樣的改變?筆者這次很榮幸靠著一點微不足道的人脈以及PEGA blah blah專題採訪的機會,與吳東治進行了一場過程幾乎可以說是聊天的訪談,也許藉著這樣的輕鬆氛圍,可以更了解吳東治:這個目前台灣設計界的工業設計達人。

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

一抵達Jacky位於中山北路三段一處靜謐巷弄的工作室,門口停了兩台一新一舊的MINI,一眼就可以看出主人的喜好。而走進玄關處,角落擺放著正在趕工的作品。

“這是賣出的第三張桌子了” 吳東治說。

兩三年前,在台灣所謂的文創產業開始大鳴大放,設計科系百家爭鳴的同時,雖然讓人感受到設計備受重視,但同時也讓人感受到台灣確實一直沒有屬於自己的設計風格與文化,讓他不禁思考著怎麼樣透過米蘭家具展這樣規模的展覽來傳達這樣的概念;如何藉著設計來傳達屬於我們自己,深厚中華文化所能傳達的設計能量。而他最終從數千年前的老莊思想找到了答案。在翻閱資料時看到莊子所說:「有用之用,是為無用;無用之用,是為大用」時,認為莊子在藉由探討物品有用與無用的過程,與產品設計探討功能的脈絡非常接近。物件的有用、無用,乃至於大用,究竟如何界定?一般人看起來已經無用的東西,是否真的無用?而所謂有用、成材的物件,是否真能成大用?

“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徬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不夭斤斧,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莊子 逍遙遊

因此破碎的花瓶,乾燥過程中裂開的木材,這些在世人眼中無用之物,透過設計轉化以及元素的重新排列,變成了有用的花器(crack),甚至是成大用的桌子(Usefuless)。在材質的選用方面,Uesfuless的桌腳並無使用真的花瓶去切割,也並沒有選用陶瓷作為主要的材質,除了考慮到實用性及量產性,最重要的還是無用之用乃至大用的精神,最終這個設計仍需有大用的價值,才能準確地將無用之用的精神傳達給消費者。因此材質是否為陶瓷,抑或是否使用真的花瓶去切割,都已經不影響這個設計本身所要傳遞的價值。

Usefuless & Crack / 東方元素與西方設計思維交織營造出的衝突感、不囿於原始概念而活用材質

“設計的風格以及思維,就像各種細菌一樣,都一直存在每天生活的空氣中。”

吳東治認為,這樣的設計演繹,思想詮釋的本身並沒有對錯之分,也不會因為這樣的思潮當下沒有獲得共鳴,就代表它是不被接受的。設計的風格及思潮,就像空氣中每天都存在著,各式各樣的細菌一般,它一直都存在著;只要有適合的環境、空氣及氛圍就能造就其蓬勃發展。就如同深澤直人的+/-0、無印良品,賈伯斯的蘋果、iPhone,都是因為在對的時空,對的氛圍下綻放而生。聊到這裡筆者不免感到好奇:展覽的效果如何?這樣的思維是否有正確的被傳達?

“其實展覽的效果比預期的好,的確有很多人來詢問,但我很難說是否是產品背後的理念打動了他們,或是他們真的理解產品背後的意思。” “我想是我的設計在外觀上有濃厚且顯而易見的東方元素,同時在表現手法上運用了西方的設計思維,這東西融合造就的衝突感讓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吧”

同樣也有參展經驗的我們,對於如何延續展覽的後續效應也很關心。吳東治坦言,展品可以不用到最好的狀態去展覽,但展品曝光之後的半年內一定要全心全力投入,修正到具量產性才會更有機會。展覽期間有許多知名家具商詢問他的作品,如英國知名品牌Established & Sons的CEO就曾到他的攤位上親自遞名片給他,讓他又驚又喜。但回國之後由於太忙,無法分神專心處理產品量產的事宜,所以至今步調趨緩。雖然感到可惜,但至少桌子目前在台灣本地已經賣了三張喔!

“目前在國內跟我下訂桌子的,都是在米蘭展看到並喜歡我的作品,而後發現這個設計竟然來自自己所居住的台灣,所以很高興地來聯絡我。”

Usefuless上美麗的青花瓷圖樣,都是由設計師親手一筆一筆繪製出來的

現在Usefuless以接受訂購的方式小量生產,公司內的設計師有時也要充當畫師替桌腳及桌底的圖騰上色,充滿獨特性與手工感;Crack則暫時靜靜地待在會議室中展現它的大用。我們就期待這兩件充滿內涵、設計亮眼的作品早日上市吧!


P.S.就在筆者撰寫這篇文章的同時,看到Jacky的臉書上公告usefuless又賣出了兩張,恭喜!
(文末似乎也預告該系列會有新品誕生哦!)
 

東風局起

每個老闆、企業家或是領導人在成為領導階層之前,或多或少都懷抱著創業的理想而一步步地往上爬。而對吳東治來說,他的想法是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同

“我很早就打定主意要自己出來作”

他認為,自己創業才能對自己的經歷有完整的累積,在業界的大科技公司跳板式升遷並不是他所想望的方式。因此正如他所說,他很早(2007年)就下定決心要自己創業。然而真正走到這一步之前,他在 in house 的design studio裡工作磨練,然後是廣為人知三年八大獎的榮耀,媒體不停的報導、在設計師週、文創產業的曝光以及作品的產出乃至於米蘭展的創作作品,似乎讓人覺得吳東治正朝著創作之路走去了。然而其實這些都只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近幾年在工作上,吳東治結束研究所的學業之後,曾作過約一年的free lance,藉著自主接案的機會也開始與合作夥伴入股合夥,慢慢接近目標的同時,卻也面臨合夥人被高科技公司挖角,必須自己獨立扛下公司的處境。雖然時運成就了這個機會,但他卻認為時候未到,加上多年前未能一圓的留學夢,毅然決然地結束了該公司之後,收拾行囊搭上了往英國的班機。但是原本打定主意在英國按部就班就讀語言學校克服菜英文,並在當地申請學校留學的他,在英國當地待了一陣子之後,想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Jacky Wu in U.K.
“我的室友都是RCA的學生,我發現到在RCA上學的學生,要的都只是他的媒體資源”

RCA在當地也屬於媒體的寵兒,加上許多大公司所安排建教合作的機會,都是找RCA合作,在RCA念書有如取得一張充滿機會的門票。這對於其實心中早已打定主意要在台灣工作的吳東治,這樣的機會並無法滿足他,因此在英國流浪了一年結束留學夢之後,吳東治回到了台灣。

由於這些年已經累積了不少人脈,在英國遊學期間他也沒閒著,仍然在閒暇之餘跨海接案。因此回到台灣之後便與夥伴成立現在公司的前身 – 拓思設計。在合夥半年後正式承接拓思設計的軟硬體資源,於2013年3月成立現在的東風起設計有限公司(Emerge ID)。聊到這裡筆者問了一個很理所當然的問題:為什麼公司名稱要叫東風起以及Emerge?是否與米蘭展時所想傳遞的設計理念有相關的延續性?

“其實沒有那麼複雜,有沒有打過麻將?”吳東治笑問

對他來說這間新公司的成立就如同打麻將時的起局東風局,是一個全新的局面,嶄新的開始;而emerge這個單字,則具有浮現、形成及出現之意,中英文相互呼應,儼然是一股設計界的新力量、新局面。筆者聽完笑稱自己真的想太多,有被幽了一默的感覺,同時也覺得這樣的取名方式真的很有他的風格!


東風起設計有限公司的名片 / 幽默又不失本意的起名
仔細看名片的配色,像不像我們的國粹麻將呢?

“當老闆真的好累!”他接著說

成立東風起之後,雖然朝著自我創業的理想邁進了一大步,但對他來說卻是角色扮演上的全新嘗試。以往雖然曾與人合夥,但吳東治仍然多專注於執行面的設計工作,鮮少處理經營面的事務。如今親自站在第一線,尤其以小公司的人力編組,經常是校長兼撞鐘,辛苦程度超越以往想像。「這麼多設計以外的事情要擔心,那你現在應該沒有在作設計了吧?」筆者問道。然而令人驚訝的是,即使如此他仍然堅持參與設計,主持brainstorming、若太忙就將時間花在提供設計師構想、或是修改調整設計師的設計。其對於設計的熱情與執著,並沒有因為角色轉變而放棄,而仍然試著在兩者間尋得平衡。聊到這裡很多人包括筆者都會很好奇,東風起大多承接甚麼類型的設計案呢?令人意外的是產品類型相當專一,公司目前百分之八十的業務為蘋果周邊產品設計,案子來源主要由國際知名大廠委託設計。該大廠由於相當信任吳東治,許多後端量產事宜都賦予東風起很大的權力決定,也正是因為如此,即使身為設計總監的他仍常常出差到深圳第一線檢討量產品。由於這類型的產品週期相對短,設計的規模自然有所侷限,但也因為如此,讓東風起在有限的人力下仍能成為一個高效率優質產出的團隊。


規模雖小,能量卻驚人的設計團隊
"雖然我們是小團隊,但每個案子剛開始都要求所有設計師一起構思。"

吳東治認為設計前端的概念發想需要很大的質跟量,因此每個專案開始時,包括他本人也會一同參與創意發想,直到提案方向設計被確定之後,才會由某些設計師作後續執行。而一旦同時間有新專案進來的同時,執行前一個專案的設計師仍會抽出時間一起參與新專案的構思期。東風起就是靠著這樣團隊戰鬥的模式快速產出一個個質量兼具的設計。不過他也坦言,由於本身親身需要扮演太多設計階段中不同的角色,難免難以兼顧,所以東風起正在尋找一個不一定需要作設計,但要懂設計;英文能力好,可以跟客人溝通開會,具專業經驗背景的資深Project manager人才(沒錯我就是在幫他徵人!),藉以分擔他部份的工作,也讓整個團隊的運作可以更順暢。如果你身邊有適合的人才,或是你就是那個人才,請將履歷寄至東風起總監信箱(jacky@emerge.tw)!謝謝!

設計與嬉皮


設計與嬉皮,看似沒有交集的兩個辭彙,卻代表了吳東治台灣設計環境現況的解讀。

談到公司運作的同時,吳東治也談到現在公司的人數,目前公司加上他有五位設計師,除了一位他口中的還未正式完成學業的神童之外,多為年紀相仿、來自各路優秀的資深設計師。這樣的編制距離他理想的設計團隊人數還有一點差距。同時他也坦言,符合他要求的設計師也越來越難找了。雖然現在其實設計相關科系越來越多,但也越來越多的學生對於設計有錯誤的認知,吳東治回憶,以前曾經雇用過剛畢業的實習生,但卻嚴重適應不良,在認知到設計工作真正的樣貌之後,覺得落差很大無法適應,直言想要做的是文創商品或家具。他認為台灣設計界的氛圍已經被創造成只有設計文創商品、生活用品等等才是真正的設計,加上媒體失衡報導的情況,其實對目前台灣的設計環境是有過於偏頗的認知。

“好像設計師就一定要在咖啡廳畫圖,哪有這麼好的事啊?”

這讓筆者想起,十數年前在學校念書時,很多人是進了工業設計系才開始認識工業設計,教學資源匱乏,而至今留在業界的人數大概只有班上人數的十分之一,如今幾位元老級的優秀設計師在國際獎項揚名、經由媒體報導以及其所創造的氛圍之下,設計科系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頭,每年的新一代設計展也從場地只有世貿一館變成了一至三館都有學生展覽。然而細數實際狀況,以前是很多人不知道設計是甚麼,而不願留在設計界,現在是很多學生投入設計,卻對設計工作有錯誤的認知。曾經在實踐大學兼課的他,表示有些學生到東風起實習之後,發現設計工作每天要面對的是電子產品,常常需要熬夜加班而感到訝異,進而萌生退意。

“這不能怪那位學生,是媒體報導以及教育環境沒有給他們正確的認知”

不過也由於這樣的情形,也形成了一些自我篩選的機制,許多不適應的學生在工作一陣子之後就將自己從這個環境篩選掉了。雖然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但現在學校教育與產業接軌的程度也不夠高,這對學生們不啻是一種傷害。所以不論是我們的教育環境抑或是媒體,需認知台灣目前主力仍是以電子產業為主,所謂文創商品、生活用品等,在台灣的環境不若國外有一定的市場力支撐。所以台灣設計師需正確地認識工作地的產業結構,設計環境有需多種樣貌,各個產業的發達程度也因地而異,並不能一昧追求媒體或是學術領域形塑的錯誤認知。

其實吳東治本身也一直有在從事文創商品的創作,但認為現在電子產業並不見容於所謂的文創產業,儼然形成兩股對立的勢力。甚至曾經親眼看見有工作室在門口張貼的徵人啟事上,公司福利一欄大喇喇地寫著:「我們不作電子產品」

“現在的文創產業,在我看來就如同60年代的嬉皮一樣,像是一股反社會的潮流,表面上看起來是塑造一個社會的氛圍,實際上卻是與現實背道而馳。”

社會做甚麼,我們就不做甚麼,吳東治認為這樣是不對的。“這會造成設計師的reputation被拖垮,而最直接影響到的就是設計師的薪資水平起不來”

吳東治認為,現今很多年輕設計師如果活在前述錯誤的認知之中,而沒有在求學階段打好應打的基礎,在參與大型設計展覽的同時,對自己的設計無法負責。先是設定設計目標之後,遇到困難就自己修改原始設定的條件限制,喪失設計的價值與可行性,導致設計品的成本居高不下。而展覽時又因急於推銷自己的設計而總是向廠商打包票可量產,但實際上廠商買回去之後發現困難重重。一次次的失敗會讓業界對設計失去信心,這樣的結果會造成業界對設計的不尊重,設計的專業價值就無法提升。設計是一門專業,設計師需理解設計與文創、藝術三者之間的差別,而不是一昧地活在自己的想像之中。需知設計不是一個冒險的事情 是在很多周全的安排的底下 經過修整與討論出來的東西,不能說完全刻意或人為,但這也是設計跟藝術的差別

最後Jacky還提到,就像工作分階級一樣,設計展覽也應該分級,許多有參與經驗甚至策展經驗的資深設計師應勇於獨立辦個展,將群體展覽機會留給年輕的設計師。這樣作的好處除了世代交替之外,也能替新一代的設計師樹立目標;讓年輕的設計師更多的夢想以及繼續前進的動力。否則辛苦經營好幾年的大型展覽,其剩餘價值僅剩下販賣攤位的商業行為,這是非常可惜的。因此,與其總體品質不好,人又多,不如量少而精才能展現價值。另外吳東治也直言,同質性的大型展覽太少,缺乏競爭力,這也是品質每下愈況的原因之一,若能有一些類似的團體或活動來抗衡才能使整個體制更建全。

採訪後記


筆者與Jacky其實已多年沒見,除了事業有成的男人該有的鮪魚線穩重感之外,對設計的熱情與執著,以及言談中的犀利與幽默都完全沒變。或許很多人看完這篇訪談會訝異於他對於台灣設計產業現況的解讀。但我想不論作任何事情都是一樣,如果能先理解自己站在甚麼位置,手上有幾張牌,如此一來才有機會在對的時間作對的事。Jacky不僅能充分理解現狀作出判斷,對於不對的事情也不吝於批判而不流於鄉愿,我想這也是為什麼與他合作過的人幾乎都稱讚他的原因吧!讓我們期待東風起之後能把把連莊把把胡牌吧!

漏網關鍵字

設計師真的很需要運動來保持健康 / 電話簿裡最大牌的設計師 – TOM DIXON / 可以把xx關掉嗎? / 鞋子控 / (Single or married?) 現在心態上是 married, 法律上目前是 single / 老MINI真的很難開!


圖左 / 雖然平常多以新的MINI代步,但Jacky還是鍾情於老MINI的設計
圖右 / 因不喜歡新MINI引擎蓋上的進氣口,特別去買了另一個款式的引擎蓋來改裝

 


Jacky V.S  Mr. Call

Q: 請你用一個形容詞來形容自己?
A: 囉嗦吧!或許因為近幾年角色轉換的關係,常常會想很多,當然也說得更多,經常對同事耳提面命他們都懷疑我是不是失智了。
Q: 你覺得自己最像哪一個超能力英雄?
A: 蝙蝠俠!因為我都工作到半夜啊!
Q: 如果今天可以選擇一種超能力,你會選什麼?然後你最想做什麼?
A: (聽到這個問題大喜),這個我想過!瞬間移動!我才不會選隱形,太下流了。如果有瞬間移動的能力,我最想渡假以及瞬間轉換場景與心情吧!比如說早餐在人面獅身像頭上喝咖啡,或是下班可以馬上去巴黎吃晚餐。其實人都會想逃避或逃離,這個能力可以讓你瞬間轉換環境,除了可以馬上逃開恐懼,也可以瞬間逃離危險。
Q: 請推薦PEGA BLAH一位你覺得一定要認識跟採訪的達人
A: 不認識也沒關係?那就深澤直人啊!(笑)
其實吳東治推薦了幾位優秀的達人,就讓筆者賣個關子,也許他們以後就會出現在Blah的專訪中喔!

 

 

 

About the author

Horace Kao

曾經以為設計可以改變世界,但後來才發現....這個世界上最不需要的工作,其實就是設計師。

作者的其他文章 >>

What Others Are Saying

  1. Pingback: 用設計傳頌兩個家族的故事–東海醫院設計工作室 徐景亭 | PEGA Blah Blah

  2. Pingback: 童顏童語之【蕉】頭牌【粉】吱吱 | PEGA Blah Blah

  3. Pingback: 聶永真–台灣第一位,更是華人世界最年輕的AGI成員 | PEGA Blah Blah

  4. Pingback: 1、2、3,木頭人 | PEGA Blah Blah

  5. Pingback: [特別企劃] 2013最受歡迎的12篇好文章! presented by PEGA Blah Blah | PEGA Blah Bla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