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ada Goose jas canada goose outlet https://www.airbrushhenk.nl airbrushhenk.nl canada goose jas canada goose outlet
special feature-02

聶永真–台灣第一位,更是華人世界最年輕的AGI成員

2014/01/27 by VincentChao

大家對於剛結束不久的金馬獎50周年頒獎典禮肯定記憶猶新,無論在何處皆可以看到優美的50週年字樣,而這正是出自於他,利用電影最重要的攝影與投影概念,將元素簡潔卻有力的表現在Logo上,他就是聶永真,話不用多,打到重點才有價值。

 


《金馬五十週年圖像設計》纖細的字體與簡單的線條,卻強烈的表達了重要理念。

年紀輕輕的他在前年拿到AGI的入場卷,進入平面設計界中最德高望重的殿堂。不說你可能不知道,AGI(瑞士國際平面設計聯盟)全球只有三百多位會員,想要拿到這張入場卷何其困難,台灣至今仍只有聶永真一人進此殿堂,並與你熟知的日本設計師佐藤可士和、原研哉,香港設計師靳埭強,還有韓國設計師安尚秀並駕齊驅。

當天訪談發揮 PEGA 的 cost-down 精神,騎著 U Bike 往安和路前進,差點錯過這棟不起眼的大樓,門鈴上面貼著「永真急制」四個小字。帶著坎坷不安的心情進入工作室中,開門迎接的正是這次的受訪主角聶永真先生本人;再映入眼簾的是透白的牆,還有堆積如山的書籍、音樂專輯,還有滿牆的文宣資料,這是我的第一印象。雖然與聽說的沒有太多的差異,卻百聞不如一見。


《永真急制一角》打開門後,一覽無遺的辦公室,還有堆積成山的資料。

精準又感性的設計,給消費者在視覺上有無限的想像空間

書籍與封面設計對我而言是感性的包裝與操作,是容許可以擁有很多詮釋的空間

在設計唱片封面時,即便唱片公司在前期已有整體的規劃,聶永真在後端設計上依舊擁有很大的發揮空間。一個案子經由他消化後,透過精確的設計手法與抽象的詮釋,留給消費者自由闡釋的權力與空間。書籍設計方面雖然相似但不盡相同,重點在於概略瞭解書籍主軸內容在說什麼,不用完全消化,因為過於準確就會與作者相同而無法抽離,進而設計出來的成果也就沒有驚喜、不有趣了。聶永真在創作的拿捏上,精準的安排了設計在書籍與專輯的角色,並且藉由消費者的不同品味與自我消化,而衍生出了一塊不精準的曖昧地帶,那也就是無限的想像空間。

超自信的提案與敏感度,在於經驗的累積

如果我真的只喜歡這個提案,那應該就只提這個,然後說服他們買單

大部分出版社通常會期望設計師會有兩到三個設計提案,但是聶永真現在大部分都只提一個,除非兩個提案都很喜歡,才會一併提供給客戶。聶永真說:當然在新人時期也會存在某種不安感,所以總是會一次提兩到三個設計案給客戶,雖然一定有自己很確定的那一個,但是深怕沒有選中,又得全盤重新來過。直到現在無論在設計手法或經驗上都趨近成熟,我會提給客戶我認為最好的那一個,目前為止都沒有什麼問題,因為客戶來找我就是相信我的專業與風格。

反之唱片封面部份就會提的比較多,聶永真表示純粹因為許多攝影師拍出來的照片都非常好,有很多種可能性,在不想有遺珠之憾的前提下,唱片封面通常會提三個以上,但還是會告知唱片公司哪一個比較適合,並且說明理由。

細膩的敏感度與經驗習習相關,當經驗累積到一定程度,會很自然的避開設計上流行過頭的老梗;接案子時也會盡量選擇前後風格迥異的歌手來做區隔。聶永真了解他的作品受到許多人的關愛與關注,所以無論在選擇案子與執行上都非常慎重,寧缺勿濫。 慎重的審視交出的每樣創作,這樣的情況下產生的敏感度,來自於無數的經驗累積與小心的篩選。


《聶永真書籍設計》不同於市面上的書籍設計,視覺強烈並且擁有獨特風格。

感性的視覺呈現,源自於嚴謹的邏輯思維

基本上設計結構是非常嚴謹,只是外在的呈現不著痕跡

唱片整體呈現出來就是一個感性的消費品,消費者會購買也是因為對品味上的認同,即便如此感性的作品,在設計的方法、編排、處理文字、照片出現的結構和節奏上,更需要嚴謹的結構與邏輯來支撐 。在影像編輯上,會先與攝影師作討論要呈現的風格,當然在這時候設計的初步雛型與想法就已經在腦海中,再來將設計偏好與選擇特別想要結合的照片作編排。書名或是專輯名稱的字體大部份都會重新設計與調整讓整體風格更突出。


《gary chaw project sensation》強烈的影像與安排過的文字結構,造就了令人過目不忘的視覺畫面。

打破再重生,造就強烈的文字結構性

將學習過的全部打破,重新一個一個字,每字的字間、行距再調整一遍

就學時期的聶永真,喜歡閱覽許多大師的設計書籍,間接的影響他在作品的視覺呈現上比起學校其他學生要來的強烈,作品看起來特別清新,也比較像是國外的作品。不過他認為這些都是技術與技巧的琢磨, 在編排上面只要抓到一些訣竅,像是大標題和內文之間的大小差距,又或者是空間離得越開,其實就很容易造成對比跟強烈的磁場。當真正成為Freelancer遇到真正的客戶後,為了滿足客戶的要求,反而將設計收斂了許多,卻也變的普通了。當他注意到同時期還是有一些設計師在能夠滿足客戶的前提下,把正常的書籍或是設計處理的很好,進而省思讓自己重新再學習一次、仔細研究如何在正常的作品中,視覺依舊可以這麼美與細膩。因此也花了一段時間沈澱與觀察,把以前所學的東西拋棄、打破與全部從頭研究一次。如何在一個版面中用上最適當的文字?用什麼樣的字型最好看?不斷的試驗與練習,直到現在不管執行什麼樣的案件都能駕輕就熟,並且擁有屬於自己的氣場。

《The Big Issue 34》單純只有文字的設計中,視覺依舊非常強烈。

氣場與節奏的完美配合,讓平面設計有了視覺張力

讓文字編排有氣場與節奏,才是最重要的

當我們提到如何去定義聶永真風格時,聶永真提到:對我來講並沒有所謂的風格,因為風格這件事太簡單、太容易。其實每位設計師都有自己處理字裡行間時習慣的字距、行距、比例,還有空間的安排,但都會被別人輕而易舉的講成”風格”,我寧可說是設計師長久以來累積的技術跟經驗。除了熟能生巧之外,我還相信更多是來自感覺跟整體的搭配、融合、打破與改變脈絡的成果,所以我都稱那個東西為氣場。

而節奏又是什麼呢?聶永真認為一本書,從看到封面、打開封面到進入裡面的扉頁,再到最後讀完結束,這一整串過程的安排稱為書籍的平面設計。唱片專輯的話,則從最外面的包裝開始,包括拆開包裝的過程與之後要如何讓觀賞者有承先啓後的感覺,又或者選擇視覺休息,然後再到第二層唱片的文案與CD,直至最後全部翻完結束,這是專輯的平面設計。這兩者的平面設計也就是所謂的整體節奏,其中包含時間性,讓消費者/讀者在設計師安排的時間與節奏下走完全程,配合著材質與不同元素的運用,才算是一個完整的平面設計。

《Nomination of Best Album Package of Golden Melody Awards 2011》從專輯封面,然後進行拆開並且欣賞與閱讀內容的過程,才是平面設計。

讓創作不落入俗套的表現文化

將創作表現具當代風格,而不是闡述某種特有文化

許多人經常提到如何將台灣文化或是東方精神帶入創作或是設計之中,然而對於聶永真自己卻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我們使用中文字作創作,也在這樣的環境下(台灣、亞洲)做設計,所以創作出來的作品就足以代表台灣或是亞洲,並不用刻意彰顯這些事情。在不久之前,聶永真在妙法自然展中有機會與國寶級書法家 董陽孜合作,為了避免落入俗套的體現中華文化,花了相當多的精神去思考如何讓新舊融合並賦予當代樣貌,這個作品我們在文章後面會詳述。


《董陽孜-I See Languages》有趣的將書法與漫畫概念結合在一起,跳脫不同以往的書法海報意念。

讓意外與不確定性增添設計的趣味

不小心因意外造成的好結果,我覺得是好的

每個案子進行時,設計師心中應該都有一塊藍圖,並且朝著預期的目標與方向執行。不過有時候因為某些狀況像是不小心動到滑鼠,而影響了原本習慣的流程亦或是創作的結構,反而意外的呈現出其不意的效果。偶而的破格與意外,有時也可以帶來不錯的機會和結果。

以獨到的思維,創造新的市場區隔

雖然是在台灣製作,但絕對不走傳統之編輯套路

聶永真的創作領域不單單只有在專輯與書籍設計,更延伸至攝影集一角。既然是聶永真所執行的攝影書籍設計,肯定與市面上所見的攝影書籍在表現形式上有很大的不同 。聶永真執行過《Tokyo Boy Alone》與《編號223》兩本攝影書籍, 選擇日本東京的攝影師Eiki Mori 森榮喜的作品出版。編輯方式不像一般的攝影書籍以影像為主,而是強調圖文並重互相搭配,讓每一頁看起來都像是可以自行獨立出來的海報,但與前後頁卻又有不可分離的關聯性。兩本攝影書籍都有中、英、日三種語言版本對照,擺脫一般傳統攝影書籍由專業攝影人來背書,聶永真則是請吉本芭娜娜與吉田修一,兩位大作家為此攝影集背書與推薦,決心要讓這兩本攝影集跳脫出以往攝影集的窠臼。一般的攝影集賣3000本就非常驚人,而由聶永真執行的《Tokyo Boy Alone》卻賣了一萬本之多,而《編號223》也賣了6000~7000本。

《Tokyo Boy Alone》聶永真首次編輯的攝影書籍,以國際的製作規格來執行此設計。無論在用紙、製造程序、書背與膠裝,每個環節都嚴謹的看待。尤其是手工方式黏貼照片在封面上,更是讓整個攝影書多了一分溫潤感。


《編號223》承襲聶永真嚴謹的製作風格,並跳脫Tokyo Boy Alone的『靜與寂』概念,定義為衝突性強烈的對比,每個畫面都是強而有力的表現出想述說的故事。

吉本芭娜娜,本名本真秀子
筆下的青年男女無不敏感與憂愁,卻又帶著濃濃的對生命的依戀,從女性角度而表現出一個細膩積極的世界。(wiki)
吉田修一
擅長描寫都會年輕人的處世態度,並以貼近真實的文字描繪都會人特有的孤獨和鄉愁。(wiki)

平面設計,最後的一道防守線

平面設計在所有的環節裡面,是站在最後的守門員角色

有些人視平面設計為主宰成敗的唯一因子,聶永真則有不同見解。以一張專輯來說,能夠影響的因素實在太多,平面設計只是其中一個環節。其他的環節包括歌手本身,他們是否有自己獨特的氣場或是表演?像是攝影,就算是精確的設定了想要完成的效果,但拍攝出來的畫面難免還是會有些許的落差,必須也將這些落差估算進去。甚至包含髮型、妝容與造型,將全部細節加起來才是建構一張專輯完整的樣貌。平面設計在整個環節中其實像是一位站在最後關頭的守門員角色,將所有元素統整,將不好的東西去除、遮掉或是局部修飾,所以平面設計偏向的是掌控、維護或是篩選的角色 。

魔鬼藏在細節裡,不說你可能不知道

讓聶永真親自告訴你,他的創作理念

聶永真的設計,絕不單單只是畫面美麗而已,假如你手邊正好有這些專輯或是書籍,那就拿起它們,一起聽聶永真娓娓道來。

專輯設計 / 林宥嘉《感官世界》—聽覺與五感
其實一開始還不知道專輯名稱叫什麼,只知道專輯裡有很多歌都跟五感有關,有《耳朵》、《心酸》、《感同身受》還有《關於我》等等之類的,那時候蒐集一些關於聽覺或五感方面的靈感,後來腦中出現的畫面是在封面以兩個圖片作對比,一個可能就是人,非常地安靜,另一個畫面則是暴虐與吵雜的環境。這個世界充滿太多不好聽、不友善的聲音了,我想要把那些環境的聲音放到圖片裡面,例如颱風天與暴風雨的聲音、爆炸的聲音,或者用電鋸鋸東西的聲音;然而就是因為環境充滿這些聲音,所以我們需要音樂。這句話不會講出來而是隱藏在畫面裡,並且讓這些畫面從封面一直到走完整張專輯,全部倆倆對比。我們找了很多各式各樣的環境與看起來很吵雜的圖片,放在左邊,而右邊全部是安靜的人像;如此對比之下,人像反而更跳脫出來。大家本來就知道林宥嘉是個很會唱歌的歌手,不需要強調他的音樂有多美好,我們選擇強調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人類對美好聲音的渴望。
在與唱片公司確定沒問題後,跟攝影師溝通,進行拍攝的同時”感官世界”這個專輯名稱也確定了,那時我覺得需要再加一個英文名字去定調,所以我就自己取”Sense Around”,就是迴繞在我們周遭的感覺,然後去把他們併在一起,成為你們今天看到的專輯設計。



《林宥嘉-感官世界》利用安靜與吵雜的對比性,暗喻歌手的歌聲美好。

專輯設計/ 林宥嘉《大小說家》—小說的虛構
一般人看到專輯名叫《大小說家》,就在想是不是要把專輯做得像一本小說?
老梗!所以我們一開始就把這個想法拋棄。當時想到的是如何運用視覺符號來暗示這件事情,所以我用了很多假的符號,包含像純文字檔的圖像,裡面都是些假字。報紙裡面也都是假字,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我們從小到大,每天都在翻報紙、每天都在看書、每天都看在這些純文字的東西。裡面的故事內容一直在換,但媒介一直沒有變過,所以我保留了這樣的format。而專輯的英文名又叫Fiction,也就是虛構,所以在報紙與視覺符號的format裡大玩虛構的遊戲,包含向瑪格莉特致敬(因為瑪格莉特是超寫實主義畫家,也是虛構的一種)。我們讓攝影師拍下林宥嘉照鏡子的模樣,正常鏡子中應該要能夠看見他的正面,但我把鏡中的他去掉,放上一個一模一樣(背面)的他,但光影還是有點不一樣,真實的比較暗,鏡中比較亮,再加上一些細節的處理,看起來就像是他照鏡子,看到的卻是自己的背面,其實裡面隱藏了很多當代的藝術、當代的暗示。


《林宥嘉-大小說家》違背常理的照到自己的背影,或是畫面上每個小小符號,都是隱晦的說明聶永真要說的故事。

打開盒裝後,裡頭印刷漢堡的畫面是玩具漢堡,是假的東西,也是虛構概念中的一份子。下面舖了一份報紙,報紙上除了大標題外,其他都是假字,報紙的分類廣告也是。報紙的大標題其實都有含有暗示,是特別設計與音樂、或是和這張專輯Fiction主題有關;包含”Gossip is the Devil’s radio”來自 George Harrison的名言。或是 Poe is not in patient No.4,其實是意指愛倫‧坡(Edgar Allan Poe)這位很有名的驚悚小說作家。專輯中有首歌叫《思凡》是在講關於外星人的一首歌,所以我放上了飛碟進駐月球的假新聞。其中夾著貌似旅館的信紙被拿來當成寫東西的備忘錄(當然旅館本身與其地址都是虛構的),我們用平釘把它們釘在一起,裡面就是歌詞。第一頁是林宥嘉的手稿,我故意使用很軟的漫畫紙去印凸顯出跟其他頁的不同。然後把它全部收起來,包在報紙裡面。這專輯裡我埋了很多虛構的梗,非常過癮。


《林宥嘉-大小說家》專輯裡的報紙設計只要專心的閱讀,肯定會發現很多有趣的梗。

專輯設計/陶喆《Hello Goodbye》—交集與聯集的關係
整張專輯運用交集與聯集概念衍生出一連串的符號與圖紋,除了當成主視覺之外,專輯包裝也是按照此邏輯設計。以簡潔的兩個圓形而設計出一連貫的符號意象,進而表達出抽象出專輯名稱《Hello Goodbye》所要闡述的故事,再利用特殊的裝禎技法輔助,讓整個故事概念更加強烈。


《陶喆Hello Goodbye》簡單的符號以交集與聯集的構想,忠實的表達了故事。

海報設計/董陽孜《I See Languages》—建構一個全新的符號系統
我把這個海報的系列稱為”I see languages” ,中文叫”看見語言”。其中一組是漫畫的對話框,對話框格中的文字內容放上書法的筆觸。我把它定義成現在看到這些對話框裡的”對話”有可能會是另外一個星球、一個我們完全不理解語系的語言。會不會有某一種語言表現出來的文字是長這樣?所以我拋出來的議題是說,我們沒有看見這些符號並不代表這些符號語言不存在,也許我們看的這些筆觸,其實是在某個不知名的行星裡面的某一個語系的編碼系統呢?
另外一組是在看過董陽孜老師的書法字後,我自行將之轉換而成的抽象畫面。這幅雖然沒有看到她書法的痕跡,但還是保留了水墨的感覺。整張海報結合與簡化書法的元素而成(紅色矩形符號,也就是書法中經常出現的落款),對我而言,就是書法。最後一幅也是,上面的螺絲釘代表某一個符號的編碼,選擇放螺絲釘這個元素是因為我手上有刺螺絲釘的刺青,它的意義就是代表我。我們活在當下,無法想像未來的各種可能性;也許書法可以被機械化、未來化、符號化,也許以後的平面設計就會被解碼或是編碼成這樣子。


《董陽孜-I See Languages》跳脫舊有框架,抽象的表現書法,卻依舊保留了原有的精神。

書籍設計/西蒙娜‧德‧波伏瓦《模糊性的道德》—虛與實的交錯
在書面設計上,我放了像是錐形外框線稿的圖案,然後有個切割面。如果要很精準的來看這個切割面,必須要有條輔助線,但我把這條線去掉,所以讓整體圖形看起來還是有點矛盾、曖昧。


《西蒙娜‧德‧波伏瓦-模糊性的道德》以透視與剖面的圖案,經過巧思而表現矛盾與曖昧的概念。

書籍設計/賴香吟《其後それから》
其實書的內容就像書名一樣強調behind and after,像是日與月蝕的時候,兩個物件前後的關係。這本小說其實有點像散文,它非常的淡、非常的細膩,所以我使用白色與較淡的色系,讓白月蝕來呈現這本書的感覺。


《賴香吟-其後それから》將日與月的關係,抽象的轉化成書籍封面。

《不妥》,繼《永真急制》、《沒有代表作》後的最新力作
睽違了三年,聶永真終於出版了第三本作品《不妥》。這一次不同以往,是以雜文集的形式呈現。內容是聶永真對於生活事物中的敏感觀察與記錄。整本書無論是紙材、印刷、裝幀,到整個視覺的安排依舊有著他對於設計的潔癖與神經質的處理手法。我想其他細節不用說太多,因為這本書正熱烈的上市中,不過不要怪我沒有告訴你,因為《不妥》賣的太好,已經到第四刷,首批設計的三邊黑箔燙印版本已售罄,目前為最新的書口絹印版,假如你有幸看到它,那代表你跟它有緣分,趕快將它買回家吧。


《不妥》這絕對是你值得收藏一本書籍,讓你了解聶永真對於生活的有趣見解。

不能不問

請你用一個形容詞來形容自己?

(應該看的出來吧)

你覺得自己最像什麼英雄人物?
死亡筆記本中的”L”,因為他神經神經質的,我覺得我比較像那位,而且我也會希望自己有類似那樣的東西,那種靈感跟設計。(那你的死亡筆記本應該會很漂亮吧~)

如果今天可以選擇一種超能力,你會選什麼?
當然還是L的超能力(不過L有超能力嗎?我想了又想),

請推薦PEGA BLAH一位你覺得一定要認識跟採訪的達人?
聶永真提供了好幾位達人,不過就讓我放在心中,等下回再揭曉(不要問我為什麼不說,因為我不想要破梗!)

相片出處 : http://www.flickr.com/photos/somekidding/page1/

 

更多設計師好朋友

郭子榮 ─ 1.2.3,木頭人

黃薰立 ─ Form follows user,讓使用者也能參與設計的 ID Designer

莊維恩 ─ 真的讓你用眼睛吃冰淇淋的食物模型職人,匠一食品製作所 

李翰 ─ WORK HARD, PLAY HARD。就是要好玩的鄰家大男孩

潘月琪 ─ 尋找聲音背後的故事

吳東治 ─ 不只有用、還需大用

About the author

VincentChao

在設計圈這麼久,依舊需尋找屬於自己設計的道路。假如你有好的想法,煩請撥通電話告訴我,讓我好好參考~

作者的其他文章 >>

What Others Are Saying

  1. Pingback: 用設計傳遞兩個家族的故事–東海醫院設計工作室 徐景亭 | PEGA Blah Blah

  2. Pingback: 1、2、3,木頭人 | PEGA Blah Blah

  3. 馬鬍 2014/07/16 at 5:07 pm

    《Tokyo Boy Alone》聶永真首次編輯的攝影書籍,以國際的製作規格來執行此設計。無論在用紙、製造程序、書背與膠裝,每個環節都嚴謹的看待。”由” 其是手工方式黏貼照片在封面上,更是讓整個攝影書多了一分溫潤感。

    溫馨小抓錯哈哈哈 “尤”其
    辛苦所有採訪的人了^_^

    • admin 2014/08/14 at 3:27 pm

      謝謝指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